第95章 所有人都痛苦,便是平等_他们越反对,越是说明我做对了
笔趣阁 > 他们越反对,越是说明我做对了 > 第95章 所有人都痛苦,便是平等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95章 所有人都痛苦,便是平等

  安苏没有收取任何学费。

  尽管有许多传统贵族们想要给他金币,但都被义正言辞的安少拒绝了。

  这种传统的做法,早就已经被时代给淘汰了。

  从一开始,他就不喜欢钱,

  安苏对钱没有兴趣。

  正如他所言,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手足兄弟们,都是为了光辉的未来。

  这话听得各路家长相当的感动,都纷纷赞叹着:这样朴实勤奋的边境做题家,才是教廷的希望啊!

  他们对安苏更是放心了。

  安苏的确没有收取任何学费,这类污秽外物都会使虔诚的圣徒之心遭受玷污,

  他还向各位传统贵族道,圣徒们之所以没能通过这次奈落考试,都是因为他们被外物所影响了。

  贪慕虚荣。

  爱慕光鲜亮丽的外表。

  攀比穿戴。

  正是这一系列影响学习的东西,使他们的信仰之心不坚定,才导致了学生们的失败!

  贵族们纷纷深以为然。

  果然,学生就该有着学生的样子!

  所以仅仅只是一个上午,安苏就没收了三串中阶炼金吊坠,两枚低阶炼金指环,一份光辉秩序手镯,还有三枚德鲁伊耳环——当然,安苏作为主教,是绝不可能要圣徒的东西,

  他只是帮忙保管而已。

  等他们一年后圣徒考试完了,就会还给他们的。

  要是不相信自己,可以签契约嘛。

  毕竟一年后安苏的位阶,就用不上这些中低阶的饰品了。

  安苏堂而皇之说这话时,目光严肃表情神圣,苍青色的眸子中闪烁着满满的真诚——听得传统贵族们相当的认可,都纷纷表示签什么签,小伙子你收着就好了。

  在旁边的教育专家们,目睹了安苏这一系列操作后,简直都是瞠目结舌:竟然还有这般新奇的思路。

  这出生怎么比自己还擅长忽悠人?

  部分好学的专家们,当场掏出小本子开始记笔记了。

  接下来,安苏又提出了一个创新性的制度。

  ‘寄宿制’

  灿烂的阳光映照在他面容上,安苏着重强调了寄宿制的优越性,他表示贵族们之所以如此散漫,便是处于优渥的家庭环境中,同时未能被集中在一起管理。

  每周寄宿六天,周末可以回家。

  朝夕相处,更能培养伙伴间的感情,这样一起生活学习,容易产生集体意识、团结意识、合作意识——而这都是一名圣徒必不可缺的美德。

  至于寄宿的地点,安苏告诉他们,必须要是一个与外界隔离,不会受到繁华骚扰的地方,而这个学习宝地,安苏不要求任何回报的分享了出来,正是他私人的教堂世界,赛甸小镇。

  安苏要把这些家伙,集中绑架到奈落世界里,给自己制造美妙的痛苦。

  他甚至做出了承诺,若是明年有一個准圣徒没通过圣徒测试,没有通过可怕的奈落世界,安苏将反过来赔偿一千枚金币。

  安苏很有信心。

  因为他相信,自家的学校将会比奈落世界都可怕。

  见安苏如此的专业先进,家长们当场和安苏签订了合同,安苏有着保证准圣徒安全的义务,与此同时,准圣徒有着听从安苏管理的责任。

  当夕阳坠落黄昏侵染山峦时,所有手续都办完了,足足有八十名圣徒选择入学。

  让安苏感到意外的是,除了炼金教廷的爱丽丝入学了,连那位秩序教廷的罗森也入学了。

  给这批供料.给这批新生换上了最适合学习的皮肤后,便将他们统一带入赛甸小镇。

  原来的痛苦干校,安苏已经叫人重新装修过了。

  先是将那一大堆白骨人肉等禁忌邪恶材料翻将出来,但安苏并不打算将其丢掉。

  清洗一番后,给堆放材料的房间换了个名字,《德鲁伊生物实验室》,将骨头泡上药水后,贴上标签,就是生物标本了。

  那布满干校监视的邪恶魔眼,以及操控魔眼的房间,安苏叫人都给它们涂上了白色的染料,又写上牌匾,命名为‘学校保安亭’。

  痛苦干校因曾是战场,蕴藏着人的怨念,

  安苏更是不处理了,哪里阴气重就把宿舍楼修在哪里,直接借着圣徒们的阳气将其镇压,所谓坟场盖学校,那可是前世的标准操作。

  在死人的地方种上花花草草,血肉的滋润让它们长得那是枝繁叶茂,又在干校操场贴上草坪,拿石头刻上‘追求卓越’的校规,将几栋残破昏暗的楼房刷上白漆。

  到处贴上‘天天向上’的宣传语。

  顿时,整个痛苦干校都阳光灿烂了起来,

  任谁来看,这都不像密教的老窝。

  翌日,就等着圣徒们入学了。

  这天阳光正是晴朗,校园宁静而又美好,鸟语花香,树影婆娑间晃动着细碎的阳光。

  从现实世界来到此处时,他们便首先看到了一个明晃晃的校门,上面写着【圣徒研修社】几个大字。

  爱丽丝一踏入学院,便觉得浑身鸡皮疙瘩往上涌,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惧充斥着她的心灵。

  明明这学院这么阳光,但爱丽丝总能感觉到,里面似乎蕴藏着某种大恐怖。

  更是有不少心理阴影严重的圣徒们直接哭了出来,

  他们虽然失去了记忆,但灵魂深处还残存着对这地方的畏惧,当然,不管他们怎么拒绝怎么解释,他们那传统贵族家长也会非常传统地道:

  “都是不想上学找的借口!”

  看了这些低阶贵族的丢脸样子,

  尤其是来自穷乡僻壤的乡下贵族,

  爱丽丝缓缓地吐了一口气。

  社会上有着尊卑,学院里也有着尊卑。

  从出生的第一天开始,从踏入学院里第一刻开始,等级贵族就已经形成了。

  她与这些人是不一样的,作为老法洛斯的大贵族,爱丽丝必须要展示出上位者的威严来,在第一天便要奠定自己的等级,轻哼一声:

  “乡下来的真是.”

  爱丽丝来这里的原因很简单,便是要战胜安苏,重新夺回他们家族的尊严与荣誉。

  她话还没有说完,就听到后面传来了少年平静的声音。

  听到那个声音,爱丽丝浑身一激灵,从灵魂深处感到了恐惧。

  “在研修社,所有人都是平等的。”安苏缓缓地道,“爱丽丝小姐,这是我给你上的第一课。”

  爱丽丝想要反驳。

  “将校规抄写五百遍。”安苏道,“再叫抄一千遍。”

  “.对不起。”

  【二阶圣徒.爱丽丝痛苦值加零点一】

  得到军团长权限后,他便与密教中心的痛苦法阵有着感应了。

  痛苦法阵正在吸取痛苦值,安苏的笑容更灿烂了。

  在研修社,所有人都是平等的,不论你在外面的身份高低,

  ——都要平等地给安苏主教提供痛苦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wlbb.org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wlbb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