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章 安苏自古以来便是痛苦母神最忠诚的信徒_他们越反对,越是说明我做对了
笔趣阁 > 他们越反对,越是说明我做对了 > 第66章 安苏自古以来便是痛苦母神最忠诚的信徒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6章 安苏自古以来便是痛苦母神最忠诚的信徒

  将痛苦密教徒身上的骨头拆下来,在他们的痛苦哀嚎声,一点又一点地搭建成祭坛;在这个过程中,还要保障密教徒不能死去——毕竟生命母神只接受活祭。

  这对于安苏来说,还算是个技术活。

  他看那些密教徒叫得太痛苦了,就想着自己要温柔一点,要微笑服务,这样就能缓解他们的恐惧;结果自己脸上一笑,他们的表情就更加的惊悚了。

  他们做痛苦密教徒这么多年了,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会折磨人的!

  “欲望与月亮的母神,伟大的生育主母...”

  “灵界之上的永恒母性,”

  “这是至诚之人的赞歌,这是灵与魂的盛宴,”

  “这是血与肉的珍馐...”

  “您虔诚的信徒安苏.莫宁斯塔奉上礼物,”

  总共六名二阶的痛苦密教徒,全部献祭后,能够获得不少的生命点。

  不过安苏这次并没有选择将其兑换为魔法。

  毕竟他现在中阶魔法已经足够了,更高阶的魔法他目前也使用不了。

  不如直接让生命母神来洗礼自己的肉体。

  安苏又体会到了那久违的疼痛,皮肤仿佛炸裂开来,血肉被撕扯而又重构,心脏剧烈地跳动着,向着四肢运送着暗红色的血液。

  安苏早就熟悉这份痛苦了,他甚至觉得这种撕裂旧身体有一种很诡异的痛快感

  感知更清晰了,视野更宽广了,精神更活跃了。

  【安苏.莫宁斯塔】

  【魔力点:13】

  【战灰点:1】

  令安苏意外和惊喜的是,他那雷打不动的战灰点终于在无数次献祭下,首次实现了零的突破。

  万事开头难。

  有了第一次的突破,后面的深入就会顺畅湿滑很多了。

  安苏虽然没打算成为啥战士,但有战灰点总比没有好。

  至少他现在身体素质大大增强了。

  第二个令安苏感到意外的,是星体使者的提示;

  【你引起了原初痛苦的注意】

  安苏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他明明是给生命母神献祭的,正在请生命母神共进晚餐呢,怎么就引起了你痛苦母神的注意呢?

  什么牛头母神?

  他觉得自己献祭的手段还是比较温柔的吧,时时刻刻都带着微笑服务。

  不管这么多了,应该不是啥坏事情吧

  【人格成分认知已完成】

  【正在消除信徒测试记忆】

  【正在检测适应性身份,你们的面容将会伪装,以便于信徒潜入奈落世界‘塞甸小镇’】

  【提醒!潜入奈落世界后,不可向任何奈落世界原住民提起任务,也不可暴露身份,否则将强制退出】

  星体使者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耳畔响起。

  星体使者会根据人格测试的表现,来为圣徒们选择最适合的身份。

  秩序教廷备受期待的罗森成为了塞甸的执政官,德鲁伊教廷的天才少女夏纳成了神官长

  大家都分配到了最适合自己的初始身份。

  “鄙人会成为一名贵族吧。”

  被清除记忆的李斯特一推眼镜,他虽然已经忘记他刚才做了啥,但他对自己的操作很有信心。

  身为一名高贵的贵族,无论什么时候,都会保持最优雅的格调。

  这正是月亮家族的精神。

  “塞甸伯爵,李斯特冕下。”李斯特自信地道。

  “相必,我也会成为一名圣骑士吧。”亚瑟也是露出了放荡不羁的自信笑容,“说不定还是骑士长呢。”

  虽然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啥...为啥苏醒过来后,身子是裸着的

  但亚瑟还是对自己很有信心。

  这正是太阳家族的精神。

  安苏看着这两货,心中思忖着计划。

  世界任务是攻陷有着足足一百名一阶密教徒,六十名二阶密教徒的痛苦巢穴,还有刺杀等级不明的痛苦军团长——多半在四阶。

  痛苦密教徒的集团作战力是密教中最强大的,因为他们会用一种相当痛苦的方式训练士兵。

  靠安苏仨人强攻根本是做不到的,

  但若初始身份是贵族,骑士长之类的话,

  花费一些时间,调动本土的军队,

  再与其他教廷的考生们合作,

  还是能够做到的。

  所以初始身份就格外重要,

  虽然看着面前这两货,伯爵,骑士长是不可能的了....但混上子爵和小队长,问题应该不大吧。

  安苏还是挺乐观的。

  他们三人都挺有自信的。

  【已确认】

  【奈落世界所属:教堂】

  【世界阶级:二阶】

  【痛苦密教与正教的战争越发激烈,边陲小镇塞甸作为被痛苦所侵蚀的小镇,是痛苦密教的新兵场,为战场输送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。军团长安杰拉是一名四阶痛苦战士,伙同他的心腹鹰犬,欺男霸女到处肆虐,请你摧毁塞甸新兵场,并尝试刺杀军团长】

  【正在进入奈落世界】

  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

  安苏当然知道自己不是啥好东西,但自己毕竟是光辉教徒,最差也能混個编外小兵来当当吧?

  他自古以来都是光明女神最忠诚的信徒!

  安苏感觉到意识逐渐的模糊,无数的星光从脑海中划过,周围视线的景象也在慢慢地褪去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阵天旋地转后,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。

  凄冷的秋雨敲击着铁窗,发出杂乱急促的声响;

  面前是生锈的铁桌,铁皮脱落大半,露出鲜红色的铁锈;地上一大堆干涸的血痂,又与飘来的秋雨混杂在一起,被调和成橙黄色的水洼。

  再往上看,房间里挂着骷髅头与铁十字,这正是‘痛苦与献血’的标志。

  这好像是一间教室

  上面还挂着红色的横幅;“欢迎痛苦新生入学”,安苏仔细观察,发现这横幅还是用鲜血染红的。

  他眨巴眨巴眼睛,有些懵逼。

  按理来说,出生地不该是比较阳间的地方吗?

  【安苏.莫宁斯塔】

  【称号:痛苦心腹】

  【身份:痛苦军团长的心腹】

  【你是痛苦练兵干校第三班第一小组的组长,作为军团长心腹之一的你,为虎作伥,阴险狡诈,无恶不作,被誉为‘痛苦之心’,是被教廷通缉的密教徒之一】

  “...?”他嘴角微微抽搐。

  这什么地狱开局。

  啥叫痛苦军团长的心腹....?

  啥叫被教廷通缉

  不是,他安苏同志信仰坚定着呢,怎么就突然叛变女神了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wlbb.org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wlbb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